我们在每一个时期都分配一些非常实用的任务给艺术,它必须与一些有用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从这个层面上讲,我们现在称之为的当代艺术可以被理解为当下有用的艺术,这样当代艺术有点类似偏方或者有神奇功效保健药的功能。它不是方法,而只是一种作用,我们无法解释它,但不妨碍我们对它的使用。我们崇尚这种不清楚和不透明的状态,并总结为因为我们有如此之长的历史才独有的文化特征。由于它们都是神秘的、混沌的、无法言表的,所以我们从来无法思考它们,只能领会(屈从的另一说法),从而,我们便放弃了去思考某种可能性的能力和由这种能力建立的主体。由此我们接受了这样一种看法,即当代艺术作为一种知识已不存在,我们停止想象当代艺术可以作为一种主体,这样,我们好像只能把当代艺术托付给“目前”有用的任何地方,我们把这种做法叫“与时俱进”(也叫跨界),当代艺术便进入了当下的各种流通领域,成为一种物流,无限度的消失在娱乐新闻、政治事件、社会舆论的供求关系之中。各种势力从各自的立场完成了对当代艺术的“收购和兼并”,同时,我们还给予了(或无可奈何?)社会政治学更奢侈的权力,并希望这种转让是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并宣布当代艺术已经失去了自己可以命名的空间和时间。从80年代的各种运动到今天由各种各样的“政治正确性”的态度(甚至只有态度)所主导着的当代艺术,逐渐演变成为了专为“敌人”命名的声名学方法,也由此产生了与此配套的生产盈利模式。在这种方式的持续性影响下,我们已经无法思考当代艺术的主体,它被缝合在无限的关系之中,被社会运动、精神文明、国家形象、金融资本所替代,当代艺术主体性建设的消失,使我们无法以主体的方式存在,我们只有在其它的知识与空间流通,或者赌博于似是而非的个人感觉。当代艺术的环境使当代艺术从主体性凝视(或者可能被凝视)消失,被置换成了恋物癖和政治窥淫癖。

我们所说的当代艺术的主体,它本身就处于一种事件性命名(它以环境的多为基本条件,同时,不对这个“多”作任何非普遍性的等级切割)它包含了政治,即“二”的同时性(关联而不是关系),它应该有可能,有自己的思想方式并可以被感知。


汪建伟

2013.5

保卫当代艺术的主体

我们在每一个时期都分配一些非常实用的任务给艺术,它必须与一些有用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从这个层面上讲,我们现在称之为的当代艺术可以被理解为当下有用的艺术,这样当代艺术有点类似偏方或者有神奇功效保健药的功能。它不是方法,而只是一种作用,我们无法解释它,但不妨碍我们对它的使用。我们崇尚这种不清楚和不透明的状态,并总结为因为我们有如此之长的历史才独有的文化特征。由于它们都是神秘的、混沌的、无法言表的,所以我们从来无法思考它们,只能领会(屈从的另一说法),从而,我们便放弃了去思考某种可能性的能力和由这种能力建立的主体。由此我们接受了这样一种看法,即当代艺术作为一种知识已不存在,我们停止想象当代艺术可以作为一种主体,这样,我们好像只能把当代艺术托付给“目前”有用的任何地方,我们把这种做法叫“与时俱进”(也叫跨界),当代艺术便进入了当下的各种流通领域,成为一种物流,无限度的消失在娱乐新闻、政治事件、社会舆论的供求关系之中。各种势力从各自的立场完成了对当代艺术的“收购和兼并”,同时,我们还给予了(或无可奈何?)社会政治学更奢侈的权力,并希望这种转让是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并宣布当代艺术已经失去了自己可以命名的空间和时间。从80年代的各种运动到今天由各种各样的“政治正确性”的态度(甚至只有态度)所主导着的当代艺术,逐渐演变成为了专为“敌人”命名的声名学方法,也由此产生了与此配套的生产盈利模式。在这种方式的持续性影响下,我们已经无法思考当代艺术的主体,它被缝合在无限的关系之中,被社会运动、精神文明、国家形象、金融资本所替代,当代艺术主体性建设的消失,使我们无法以主体的方式存在,我们只有在其它的知识与空间流通,或者赌博于似是而非的个人感觉。当代艺术的环境使当代艺术从主体性凝视(或者可能被凝视)消失,被置换成了恋物癖和政治窥淫癖。

我们所说的当代艺术的主体,它本身就处于一种事件性命名(它以环境的多为基本条件,同时,不对这个“多”作任何非普遍性的等级切割)它包含了政治,即“二”的同时性(关联而不是关系),它应该有可能,有自己的思想方式并可以被感知。


汪建伟

2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