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离是从已有、已经被普遍命名的规范中“休克”的一次行动。它有别于古典意义上的突围、出走,因为只能用空间概念想像的世界已经死亡,正如世界的常态是黄灯一样。

既然我们知道我们也在这个充满了“多”的环境中,我们不否认我们批评的这个社会与我们的社会是同一个,它就是我们所处的环境,我们也就是这个环境的一部分,同时,它也是当代艺术生产的条件。这样我们就可以不落入任何超验与所谓客观的陷阱,也降低了我们有可能浪漫的程度。

由于整个环境已被命名,各个部分都按照所属命名而行动,它们协调一致,并以各自的命名使其保存了它们的一致性,或者说它们只能活在它们自己的命名之中,它们生产一个它们的产品:“不一致”。当代艺术不是这个“不一致”,因为仅仅这个“不一致”只能是一致的副产品。同时,也是由一致给予的命名。“不一致”只能被用于交流才有效,“不一致”的唯一合法性是它只能作为交换之物,它是一种专属产品,而不能用以其它,它必须被投入到对一致性的不断交换中才得以存活。这种被限定了属性的生产成就了我们的舆论的供应量,它们只能在快速消费和不断被拉长的距离才会增值,“不一致”成为了物流。我们也知道,物流是可以被精确计算、核算成本,并且完全控制的生产方式。

所以,撤离也不是“不一致”之物,而在与一致的交流中成为了一致的物流。

所以,撤离也可以被理解为分离,作为后事件的生产,即当代艺术在这个环境中被事件不断的剥离,事件促使我们在今天所采取的行动在最初的起始点发生了“变异”,它从开始便处于既不能回溯原有的命名之中,也无法被现有环境辨认,而只能成为这个环境“剩余”的那部分,它不能被命名,包括被任何“已有”的知识占据,同时,也不能用某一部分现有经验指认为一个被命名的整体(新的预言)。它应该成为所有指称的漏洞,而无法被已有秩序与规则命名。它仍然是这个环境的一部分,但不是某个特殊的部分,它没有任何特别的说明与解释——现在这个环境是什么,而只能成为后事件性生产的主体,一个事件主体的征兆?    



汪建伟

2013.1

撤离

撤离是从已有、已经被普遍命名的规范中“休克”的一次行动。它有别于古典意义上的突围、出走,因为只能用空间概念想像的世界已经死亡,正如世界的常态是黄灯一样。

既然我们知道我们也在这个充满了“多”的环境中,我们不否认我们批评的这个社会与我们的社会是同一个,它就是我们所处的环境,我们也就是这个环境的一部分,同时,它也是当代艺术生产的条件。这样我们就可以不落入任何超验与所谓客观的陷阱,也降低了我们有可能浪漫的程度。

由于整个环境已被命名,各个部分都按照所属命名而行动,它们协调一致,并以各自的命名使其保存了它们的一致性,或者说它们只能活在它们自己的命名之中,它们生产一个它们的产品:“不一致”。当代艺术不是这个“不一致”,因为仅仅这个“不一致”只能是一致的副产品。同时,也是由一致给予的命名。“不一致”只能被用于交流才有效,“不一致”的唯一合法性是它只能作为交换之物,它是一种专属产品,而不能用以其它,它必须被投入到对一致性的不断交换中才得以存活。这种被限定了属性的生产成就了我们的舆论的供应量,它们只能在快速消费和不断被拉长的距离才会增值,“不一致”成为了物流。我们也知道,物流是可以被精确计算、核算成本,并且完全控制的生产方式。

所以,撤离也不是“不一致”之物,而在与一致的交流中成为了一致的物流。

所以,撤离也可以被理解为分离,作为后事件的生产,即当代艺术在这个环境中被事件不断的剥离,事件促使我们在今天所采取的行动在最初的起始点发生了“变异”,它从开始便处于既不能回溯原有的命名之中,也无法被现有环境辨认,而只能成为这个环境“剩余”的那部分,它不能被命名,包括被任何“已有”的知识占据,同时,也不能用某一部分现有经验指认为一个被命名的整体(新的预言)。它应该成为所有指称的漏洞,而无法被已有秩序与规则命名。它仍然是这个环境的一部分,但不是某个特殊的部分,它没有任何特别的说明与解释——现在这个环境是什么,而只能成为后事件性生产的主体,一个事件主体的征兆?    



汪建伟

2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