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的主体已经包含了它的政治维度,即当代艺术对于现有秩序的不信任。

在这里我们能够捕捉到当代艺术的基本属性——对现存的不满与反抗,但这一基本欲望陷入了一种制度化的危机,即我们在反抗的行为中发现了某种褶子,一种“自我命名”的困境。

我们似乎不反抗我们自己——即我们自己被体制化得那部分,包括我们习惯的反抗姿态,也不反抗我们已有的知识、技术、习惯性口号。我们成为了反抗的主人,我们占据了反抗这个词,作为主人的反抗或者成为反抗的主人,反抗本身成为了我们的奴仆,我们已经拥有了反抗,所以我们可以不再思考它,或者我们思考不再需要反抗的维度,我们成为了自我命名的反抗的主人。

同时,处于自我命名化的反抗已经被分离,成为了一种不言自明之物,它在自身的运动中被标准化,这种标准化的反抗生产出了它自己的产品,这样我们可以通过接触到标准化的反抗产品来替代反抗,我们也可以在使用反抗的程序中得到反抗,它成为了一种商品,通过消费来满足我们虚构的反抗欲望。我们可以享受反抗的晚宴,但不能保证我们可以真实的使用它——反抗。因为成为商品的反抗已经被编码,并且可以出售,它们成为某一类替代品,我们可以通过非常“正常”的支付,简单、快捷的拥有和购买到“反抗”,我们可以选择图案,就像纹身——选手枪还是一只鹰?匕首还是一句名言------?我们还可以选择把这些“反抗“放在什么地方——肚皮上?左胳膊还是右大腿的内侧?我们还可以为反抗作广告,通过宣传反抗而成为与众不同,反抗成为了今天最佳的营销口号。但是我们好像已经没有机会真正的抵达反抗——在行动上,因为我们已经购买了它。在今天,购买的逻辑是零的逻辑,它已经成为给我们的现实进行精密编码的第一权力拥有者,并引导我们按制定好的方案执行。被取消了思考维度的“反抗”,成为了一种算计。

今天,当我们身处这个不满的现实秩序时,我们是否需要重新学习何为反抗。


汪建伟

2013.7


反抗的褶子

当代艺术的主体已经包含了它的政治维度,即当代艺术对于现有秩序的不信任。

在这里我们能够捕捉到当代艺术的基本属性——对现存的不满与反抗,但这一基本欲望陷入了一种制度化的危机,即我们在反抗的行为中发现了某种褶子,一种“自我命名”的困境。

我们似乎不反抗我们自己——即我们自己被体制化得那部分,包括我们习惯的反抗姿态,也不反抗我们已有的知识、技术、习惯性口号。我们成为了反抗的主人,我们占据了反抗这个词,作为主人的反抗或者成为反抗的主人,反抗本身成为了我们的奴仆,我们已经拥有了反抗,所以我们可以不再思考它,或者我们思考不再需要反抗的维度,我们成为了自我命名的反抗的主人。

同时,处于自我命名化的反抗已经被分离,成为了一种不言自明之物,它在自身的运动中被标准化,这种标准化的反抗生产出了它自己的产品,这样我们可以通过接触到标准化的反抗产品来替代反抗,我们也可以在使用反抗的程序中得到反抗,它成为了一种商品,通过消费来满足我们虚构的反抗欲望。我们可以享受反抗的晚宴,但不能保证我们可以真实的使用它——反抗。因为成为商品的反抗已经被编码,并且可以出售,它们成为某一类替代品,我们可以通过非常“正常”的支付,简单、快捷的拥有和购买到“反抗”,我们可以选择图案,就像纹身——选手枪还是一只鹰?匕首还是一句名言------?我们还可以选择把这些“反抗“放在什么地方——肚皮上?左胳膊还是右大腿的内侧?我们还可以为反抗作广告,通过宣传反抗而成为与众不同,反抗成为了今天最佳的营销口号。但是我们好像已经没有机会真正的抵达反抗——在行动上,因为我们已经购买了它。在今天,购买的逻辑是零的逻辑,它已经成为给我们的现实进行精密编码的第一权力拥有者,并引导我们按制定好的方案执行。被取消了思考维度的“反抗”,成为了一种算计。

今天,当我们身处这个不满的现实秩序时,我们是否需要重新学习何为反抗。


汪建伟

2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