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的褶子在哪?

我们认为那个腐朽的意识形态的集体已终结,但是他们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他们从革命的大礼堂来到了我们的客厅;从工农兵严肃的面孔变成了肯德基大叔的微笑;今天这些伟大的集体“与时俱进”,从一片瓦砾中长出了青苔。他们不断地变换着命名,从“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到“80后”、“90后”------,一种好听的生活?以及这种生活所虚拟的那个世界(同时由这个世界产生了一个可以攻击的对象——社会),它满足了我们的道德感,而这是这种生活的全部内容,让我们用伟大的集体作担保,这么多人在一起是安全的,我们可以与所有人分享好处,因为我属于这个大家。但坏事在大家的分摊下可以忽略不计,我甚至都没有机会分担“我”的责任,因为“我”无责任,责任属于大家。所以我们更愿意盘算着加入什么样的集体(与哪些有效的利益结为同盟),而假装成为他们的一员便可以获得强有力的代言。但我们知道,我们并不相信这个集体(有时仅仅是一次活动),我们私下对这种不信任沾沾自喜,并把它归入了处置今天世界事物的一种能力(或者说策略),并认为是一种智慧的替代品。


今天,我们“被迫”开始重新正确的使用自己,因为我们同时知道,好听的生活不值得过,重要的是它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像这些词所描述的那种具有希望与解放的体验,我们必须以自己的名义发言,而不能总是隐藏在集体的后面,以他人的名义采取行动,同时,当我面对选择与决定,“也不可能总是无限制的闪烁其词和审慎计算”(巴丢欧语)。我无法躲闪,我只有当下承担这一条路,而左顾右盼的聪明应被列入腐败。我从我们中分离,并不是退回到个体与集体对立的任意一方,而是需要我向我所处的环境作彻底的开放(环境的多大于我和我们),向一种偶然性、无条件的主体敞开,而成为一种新的主体。




汪建伟

2013.3


无法躲闪

集体的褶子在哪?

我们认为那个腐朽的意识形态的集体已终结,但是他们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他们从革命的大礼堂来到了我们的客厅;从工农兵严肃的面孔变成了肯德基大叔的微笑;今天这些伟大的集体“与时俱进”,从一片瓦砾中长出了青苔。他们不断地变换着命名,从“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到“80后”、“90后”------,一种好听的生活?以及这种生活所虚拟的那个世界(同时由这个世界产生了一个可以攻击的对象——社会),它满足了我们的道德感,而这是这种生活的全部内容,让我们用伟大的集体作担保,这么多人在一起是安全的,我们可以与所有人分享好处,因为我属于这个大家。但坏事在大家的分摊下可以忽略不计,我甚至都没有机会分担“我”的责任,因为“我”无责任,责任属于大家。所以我们更愿意盘算着加入什么样的集体(与哪些有效的利益结为同盟),而假装成为他们的一员便可以获得强有力的代言。但我们知道,我们并不相信这个集体(有时仅仅是一次活动),我们私下对这种不信任沾沾自喜,并把它归入了处置今天世界事物的一种能力(或者说策略),并认为是一种智慧的替代品。


今天,我们“被迫”开始重新正确的使用自己,因为我们同时知道,好听的生活不值得过,重要的是它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像这些词所描述的那种具有希望与解放的体验,我们必须以自己的名义发言,而不能总是隐藏在集体的后面,以他人的名义采取行动,同时,当我面对选择与决定,“也不可能总是无限制的闪烁其词和审慎计算”(巴丢欧语)。我无法躲闪,我只有当下承担这一条路,而左顾右盼的聪明应被列入腐败。我从我们中分离,并不是退回到个体与集体对立的任意一方,而是需要我向我所处的环境作彻底的开放(环境的多大于我和我们),向一种偶然性、无条件的主体敞开,而成为一种新的主体。




汪建伟

2013.3